新闻动态
新闻动态 > 慧言堂 > 慧言堂:六年级教室
六年级教室

编者按:2012年下半年,慧爱正式启动公开课项目,以期在新媒体迅猛发展的当下,依托各大公开课平台,宣传、分享慧爱的课程,为大家提供一个切磋教艺、探讨教学、思考素质教育的平台。这一次的骥马小学之行,是公开课课程拍摄的第一站,没想到,在万全完善的计划之外,课程上出现了一些突发状况。第一次走进慧爱课堂的Renee用自己的眼睛记录下了六年级教室内外发生的故事,记录下慧爱老师如何面对和处理这些状况。我们为您呈现的并不是唯一正确的方式,而是在当时的状况下嘉嘉老师认为最适合的解决方式?让我们一起思考,从这堂课里我们发现了什么?我们还能做什么?

Renee  慧爱公开课项目负责

作者简介:慧爱公开课项目组成员,中山大学中文系毕业,在媒体摸爬滚打数年,现从事数字出版和新媒体研究工作。热爱阅读和公益,致力于阅读推广及公益服务,相信这两样东西均是启人智慧,助人成长,是造福子孙的千秋大业。

     当嘉嘉说五年级的孩子太乖了,想到六年级上公开课的时候,我们都有些犹豫。我是见到过负责六年级的娟姐在教室里与武秋僵持的窘况。老师希望武秋回到座位上,但他“宁死不从”,眼睛也不看你,自己做自己的事情,全班同学都在等他。下课铃响了,大家依然在等他,娟姐非常有耐心地试图说服他,但他就是不为所动。等到下一节课铃响,娟姐唯有作罢。看过这样的场景,我相信这个班的孩子会让老师气哭,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六年级有一群“问题”孩子:好动爱挑衅的武秋,固执死心眼的滢吉,叛逆脾气暴躁的潘林,还有“四朵金花”的小圈子。当然,还有一些爱学习想上课的孩子,搀和在一起……面对这样一个“动荡”的集体,嘉嘉能否顺利地上完一堂课,我们的录制任务能否顺利进行,都很成问题。纠结来去,我们想,公开课录制固然重要,但孩子们的成长更加重要,骥马之行每年仅两次,必须珍惜每一次与孩子们相处的机会,给他们最大的鼓励和关怀。正是这个最初的,也是最纯粹的信念支持我们,最终决定走进六年级的教室。

 

僵局

      这是教授“生命的智慧”系列课程中《生命的哺育》一课。

      上课铃响了,教室里依然乱哄哄的,这都在意料之中。嘉嘉站在讲台上,只说了一句“我们上课了!”不少孩子还在追逐、打闹,不时用眼神试探着老师的态度,大概估量着他们的放肆可以到什么程度。嘉嘉不再说话,站在讲台上看着他们。这样过了几分钟,几个调皮捣蛋的孩子似乎有所收敛,屁股终于坐在了座位上,但嘴巴、手脚还是管不住,教室里仍旧一片嘈杂。

      这样又过了几分钟,我心里急啊,看着有些乖孩子,交叉着双手,挺直着脊背,等在那里,我心里很不安。嘉嘉依然在讲台上,不动声色,那种严肃、冷静、克制的沉默,让整个教室的空气都冻住一般。现在,只剩几个声音依然忘我地在扯着嗓子,这几个声音里有武秋和滢吉两个典型“惯犯”的笑骂声。

      似乎过去了很久很久,我想至少有二十分钟了吧,那就是说一堂课已经过去一半了,嘉嘉仍然默不作声。我突然想起,米歇尔·福柯在《疯癫与文明》中说过,从前要是出现一个行为异常、精神极端的人,都会被看做是天才,是先知。到后来,出现越来越多这样的人,才被称为是疯子,自此与正常人有别。我望着手舞足蹈的武秋和滢吉,心里想他们究竟是天才还是疯子呢。

 

破局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嘉嘉开口了。她用坚定而温和的声音说:“不想上课的同学,可以到外面上户外的活动课,想上课的同学可以继续留在教室。”嘉嘉出了一道选择题。这在我这个毫无教学经验的人看来,已是个最明智的做法。

      “我们为什么要听你的!”

      “我们为什么要到外面去!”

      “不去!不去!”

      还是以武秋、滢吉为首的几个“刺头”在叫嚣。如果换作我,就希望马上奔到户外,呼吸一下自由新鲜的空气!嘉嘉似乎早料到他们的这种态度,六年级是叛逆的开始,他们当然不会乖乖地做你的选择题。

      “那就这样吧”嘉嘉继续说,“想上课的同学现在就到老师的办公室去,不想上课的同学可以不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又是一道选择题,不过这一道明显又多了几分智慧,是让乖孩子做选择,这样更水到渠成一些。

      “你们办公室那么小,怎么坐得下!”

      “我们为什么要去,我们就在这里。”

      “我们为什么听你的!”

      还是那几个反叛的声音,估计不管抛出多少道选择题,对他们来说都是无解。就在他们还在强词夺理的时候,陆陆续续地,不少孩子搬起凳子到老师的办公室去了,连德坊,腿脚不便的孩子也杵着拐杖,一瘸一拐地也去了。看着逐渐走空的教室,那几个“刺头”已经坐不住了。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于也挪动着身体,搬起凳子摇晃着到老师办公室去了,嘴里还嘟囔着“有什么了不起,去看看你们干什么”。

 

主场

      要说嘉嘉“败部复活”,是不对的。因为她并没有失败,在孩子们面前,她只是给了他们足够的时间和尊严,不强迫,不斥责,但也不退让,不顺从。这是她对付问题孩子的办法,也许是经验所致,也许是灵机一动,也许是迫于无奈,反正,终于轮到她的主场了。

      当孩子们到了老师的办公室,围挤着不大的一张圆桌坐下之后,嘉嘉“满血复活”一般,上演了惊人的一幕。

      “听好了,你们!”嘉嘉突然提高了声量,“你们的教室,那是你们的主场,我无话可说,你们想怎样就怎样,但在这里,是我的主场,你们都要听我的!如果不听,好,你们可以出去……”果然,嘉嘉跟前二十分钟判若两人,那话排山倒海地从嘴里喷涌出来,不仅仅把孩子们吓到了,也把在门外的我吓到了。想起嘉嘉在志愿者培训时说的,要跟孩子们玩到一块儿去,但在课堂上必须有老师的威严。对付六年级的问题孩子,这招说不定凑效呢!

      好一阵子,都没见到不愿上课往外跑的孩子,我阿弥陀佛,这一关当真艰难而曲折,总算熬过去了,好歹已经听到嘉嘉上课的声音,孩子们也都纷纷举手回答问题了。

      虽然在剩下的这点课堂时间里,其他人无法挤进狭小的办公室内听课,嘉嘉的课也上得不够完整,武秋和滢吉两个竟也在中途愤愤然地冲了出来……但可以说,嘉嘉是完胜,她最终取得了孩子们的信任,至少第二天、第三天的课,自始自终在教室里顺利进行了。

      只是接下来,她要面对的——或者说,慧爱要面对的问题还有很多,因为在今天公开课的处理方式上,老师也有不对的地方,比如像孩子说的,在他们的主场里,老师也没听他们的;比如武秋和滢吉中途逃课的原因;比如老师是否有公平地对待每一个孩子,并公正地解决问题……

      在这一堂别开生面的公开课,你从中学到了什么?

 

作者后记:

      当晓雪让我写篇感想的时候,我感觉特别为难,因为脑子里想到的东西太多,我试探着问,可以写多少字,她毫不留情地说1p,最多2-3p,那就是2000多,我顿时感觉很苦恼,就像打满鸡血却突然心肌梗塞一般。2-3p如何容纳我所思所想呢?我好不容易、挣扎着放大了以上这部分内容,因为这堂公开课给我的印象太深刻了,它似乎颠覆了一些什么,关于教育的,关于师生情感的,关于爱的,甚至关于对决和计谋的!

      其实,在公开课这篇稿子之前,我已经写下一些东西。如下:

      “从阳朔回来已数日,脑子里总还浮现孩子们的笑脸,夜里做梦,我看到凯凤摇着轮椅捧着种子贴画经过,看到晓琳眯着眼笑靥如花,看到秦音勇敢站起来回答问题,看到低年级孩子扒在窗外听课;我也看到潘林摔课本,武秋爬树,滢吉欺负女同学,梦里还有廖老师的歌声,在田埂山间缭绕……梦醒之际,恍如隔世,突然就很想将孩子们的名字再喊一遍。

      第一次跟随慧爱到广西阳朔骥马小学支教,我原只是个见证者,为了记录而去,记录的基本要求是客观,我却不知不觉地陷入一种易于泛滥的情绪中,以至于到后来,我可能成为了亲历者。有句话说:鸡蛋从外打破,是食物,从内打破,是生命;人生,从外打破,是压力,从内打破,是成长。从见证者到亲历者的路上,我感恩自己的成长,感恩慧爱的善念,更感恩帮助我们成长的孩子们。

      我知道,有一天,我还要回去的。”

      接下来,我就一二三四五地列出了许多部分的提纲,估计要扩展成为至少一部中篇。好吧,正如我所说的,有一天,我还要回去的,那些被晓雪及时“扼杀”的文字,就留待日后吧!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CopyRightR2010-2012 wiselove.org All Rights 版权所有:慧爱公益教育       Desgin by colors8卡路斯恩设计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