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新闻动态 > 慧言堂 > 慧言堂:走近乡村孩子
走进乡村孩子 
 
编者按:云亮老师第一次接触乡村孩子是在2009年,直到今天他依然难忘在阳朔骥马小学的支教经历,这其中有许多在和乡村孩子相处过程中关于乡村教育的感受和思考。在云老师的娓娓道来中,让我们一起走进乡村走近他们,了解从靠近开始。

口述:慧爱创始人  云亮
记录:小芝
 
       我与阳朔骥马的缘分,始于2009年。第一次去阳朔,因为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接触乡村孩子,对他们的印象大多数来自于电视、报刊和网络。2009那一年由于金融风暴的影响,生活、工作上挺郁闷,刚好在我太太胡嘉的引导下,我有机会参加“红粉笔计划”去阳朔支教两个星期,于是按要求准备了一些课件讲义,抱着一种做善事、散散心的心态就启程了。

我对孩子举起了拳头
       去到阳朔骥马小学的第一天,就遇到了挑战。当时的骥马小学一共有六个年级,每个年级只有一个班。当时我带的是六年级,那个班只有十七个孩子。在还没有见到孩子们之前,骥马小学的老师告诉我,这个六年级班存在很大的问题,经常让学校感到头疼。一个老师甚至对我说,他觉得这个班有的男孩子已经是“朽木不可雕也”。听到老师对孩子这样的评价,我很震惊,孩子们真的顽劣至此吗?
       在六年级班的第一堂课上,就出现了让我尴尬的场面。个别反叛的男孩子带头吵闹,整个课堂乱哄哄的,孩子们对我准备的历史小故事的说教毫无兴趣,我的课根本无法进行下去。难堪地站在讲台上,看着那些捣乱的男孩子,我的气一下子来了。我把两个闹得最厉害的男孩轰出了教室,提高音量甚至举起拳头警告他们:如果他们再闹,我就不客气了!两个孩子立刻愣住了。
       课后回到住处,满脑子里想的都是这件事情,我用的方式是不是不对?我选择的课堂内容孩子们真的没有兴趣吗?到了晚上,几个老师坐到一起进行教学总结,我把今天的情况告诉他们,希望大家一起出主意。讨论的结果是,我们原本设计的课程未必适合孩子们,要有较强针对性的、而非我们老师想当然的课程,才能引起孩子们的兴趣,才能对他们的成长产生帮助。在合适的课程基础上,也得思考我们该以怎样的态度去面对孩子。生活在阳朔的这些孩子,特别是男孩,他们已经习惯了被呵斥、被责骂、处罚和恐吓,他们骨子里其实很反感家长式的权威教育,如果他们感觉到彼此地位的不平等,就会产生叛逆心理。有个志愿者对我说:“你今天之前,我想已经有很多人,包括父母、老师或是别的大人,象这样简单粗暴地对待过他们了!”这句话,一下子惊醒了我。
       这天晚上我难以入眠,必须改变,而改变必须从我自己内心开始——我心中充满忐忑,会有怎样的转变呢?

我的心在等待,永远在等待
       第二天,我改变了上课的方式,第一个改变是要孩子们把排排坐的课桌合并成一个方阵,大家围在一起上课。孩子们感到很新鲜,配合地按照我说的去做了——我让他们从一件简单的小事开始意识到——情况变了!
       第二个改变是态度。我走到昨天被训斥的两位男同学面前,蹲下来,看着他们的眼睛,郑重诚恳地向他们道歉。我说,老师昨天不该以那样的态度对你们,老师错了,请你们原谅。不只是两个男孩,其他孩子都镇住了。也许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老师向学生道歉,更想不到一个占据话语权的老师会向他们这些习惯被训斥的孩子道歉。我向他们保证:在我上课时,第一决不骂人,第二决不把任何同学赶出教室。
       这时候,有几个女孩子纷纷说起话来,她们对我说,老师你这样做也是没用的,他们不会听的。他们会继续吵闹,他们从来如此!我没想到女孩子们会这么直接地对我的做法产生质疑。
我平静地对孩子们说,以后课堂上有人随意说话,我会等他安静下来。如果他还是不静下来,要是他静不下来,我会劝他。劝他还是不行,那么我就唱歌给他听。唱什么歌呢?我开始唱——“我的心在等待,永远在等待,我的心在——等——待——”我说,你们愿意跟我一起唱吗?当某个同学不能安静下来听课,你们愿意跟我一起为他唱歌吗?孩子们的歌,应声而起,我知道,第二个改变有希望了!

我成了孩子们的“大哥”
       孩子们其实内心很单纯,很容易被感染。而接下的相处,我很快发现他们的另一个特点:渴望沟通。在课堂上他们是被灌输的对象,大多数时候他们是被动的。但课后你会发现,只要你是友善地、平等地对待他们,他们会主动地用他们的方式去接近你、跟你说话。但课堂上真正与孩子交流的时间是很有限的,大量与孩子接触的时间在课外。在阳朔接下来的时间里,每天上午上完课后,我约孩子们中午一点到教室里,我会给他们讲故事。我想不到孩子们会那么有兴致那么积极,男孩女孩都来了很多。看着他们认真的表情,听我给他们讲水浒传,讲西游记,讲兄弟义气,讲功夫和武侠……这些男孩子们最喜欢的话题,成了我与他们沟通的桥梁。
       两天以后,哪个最调皮的小家伙私下问我:“云老师,我可不可以叫你大哥?”
       “当然可以!”我毫不犹豫地回答:“不过只能私下叫,别让外人听到。”
       在这些沟通中,第三个改变——关系变了——我成了男孩子们的“大哥”。这以后,只唱过一次歌——那是因为上课时讲荆轲刺秦王,大家太兴奋,没法静下来了。

他们淳朴善良,充满灵气
       孩子们一日比一日热烈的情感渐渐把我们包围。他们实在是很可爱的一群孩子,没有城市孩子的世故,性情朴实无修饰,总是很直接地说出他们想说的话,使用的是最真实、最纯朴的表达方式。更让我们惊喜的是,这些孩子充满灵气,有很强的创造性和丰富的想象力,思维逻辑反应能力活跃迅速。让我印象特别深刻的是,我们与孩子一起上了一节有关编制和破译密码的“间谍课”。有一道题目是,由四根筷子头接头拼成的十字,只能挪动一根筷子,让十字变成口字。在我抛出题目后,十秒钟,仅仅十秒钟,就有一个孩子告诉我      他有想法了。他的答案让我当场佩服又吃惊。这道题目,你们能在十秒钟之内想到解决方法吗?
       骥马,是阳朔附近的一个小镇,周边商业氛围逐渐浓厚,各种信息交织碰撞,生活环境并不是我想象中的封闭。但文化氛围还是相对落后的,孩子们受到各种没有经过筛选的外界信息的冲击,又过早地接触网络,他们的父母又因普遍文化水平不高且忙于生计,因而疏忽了对孩子的引导和教育,有些孩子的父母常年不在身边,孩子们缺乏最基本的来自父母的关爱。学校的教学条件简陋,师资不足,无法给孩子们营造一种浓厚的学习氛围,孩子们不但没有养成好的学习习惯,还容易叛逆,迷茫,焦躁,不善于与人沟通。
虽然骥马小学的环境条件相对较差,但在阳朔美丽的山水中孕育出来的他们,老师,孩子,家长,都怀着一颗淳朴善良的心,拥有在大自然中熏陶而出的真性情。有一件事直到现在依然深深地触动我。骥马小学旁边有一排爱心小屋,来自韩国的郑教授夫妇在这里收养了二十几个残疾的中国孩子,这些孩子大部分就读骥马小学。有一个女孩患了大小便失禁,没有能力控制自己的大小便,以前经常在课堂上落得很尴尬,引来其他孩子的笑话。在准备发育的年龄阶段,在羞耻心刚刚萌发的孩子心里,这是一件多么让人难以面对的事情。但有四个女孩站出来了,她们自发地保护这个女孩,在她需要的时候为她遮挡,送她去洗手间,帮她清洗、整理衣物,而且几年下来一直在坚持,自愿地当女孩的护花使者。她们一直坚持多年,直到毕业离校。她们默默地坚持,没有什么倡导、没有评优,没有奖励,只有发自内心要帮助弱者的朴素心愿在支撑她们。我常想:换了是我自己,换了是我的孩子,还有城市里受过良好的正规教育的人们,能一直坚持下去吗?

充分了解孩子,才能充分体现你的特色
       有志愿者问我,该如何充分发挥不同支教老师的特色。我认为老师的特色基于孩子本身,一个老师只有尊重孩子,诚恳地与孩子沟通,充分了解孩子,并根据孩子的特点编排合适的课程,才能上好一门课。骥马的这些孩子都很爱思考,有一堂课我们围绕“龟兔赛跑”的故事,引导孩子设想,乌龟可以通过多少种方法胜出比赛,而兔子有多少种情况或可能,会再次成为败者。我们希望通过这样有趣的课堂形式,培养孩子们初步的思维方式,启发他们的发散性思维。我太太为女生们单独上了一堂青春期女性心理课——《花季少女你最美》。上课时,所有男生跟我聚在校外的树林里,我们的课叫做《男生悄悄话》。有个小子鼓足勇气问我:“大哥,你说说女人是怎么生娃娃的?”我想了想:“我告诉你们,你们的妈妈是怎样把你生下来的。”当孩子们听到母亲为了生下自己经历的危险和痛苦,每个人都睁大双眼,紧握拳头,全神贯注……

遗憾,是前进的动力
       一边摸索一边过河,我们把两周的课程都顺利扛下来了。我们都尽了努力,并且得到了反馈、看到了效果,这是我感觉不枉此行的地方。骥马之行,让我体验了一次自我心灵救赎的旅程。同时让我恋恋不舍的,是跟孩子之间那种朴素纯净的感情。特别是离别时,看着孩子们难过地流着眼泪,我感觉他们是那么地需要我这个大哥,需要我们这些爱他们的慧爱老师。这种纯粹的震撼,在回到城市后,再也难以遇见。
       对于骥马之行,有满意也有遗憾。遗憾的是,两个星期的支教时间太短了,在刚看到孩子们的变化,刚得到成效的时候,我们就离开了。我害怕,孩子们的改变会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随着我们的离去而逐渐消失无踪。我知道这个遗憾如今也在困扰着慧爱的志愿者老师们,但我想办法也还是有很多的。保持和孩子们的长期联系是关键,比如可以将课程录制成视频,通过网络定期给孩子们播放;偶尔发一个小电影或者一首歌过去跟孩子们一起分享;现在很多孩子都接触网络,可以建立一个Q群,给他们发一封邮件;甚至是日常的信息交流等等。持续关注和沟通,能让我们把慧爱对他们的影响持续久远。
       骥马远去,孩子们飞快地长大。上次去那里支教,当年6年级的女生闻讯回学校来看我们。见了面大吃一惊——都长成大姑娘了!还以为会听到她们嘻嘻哈哈,吱吱喳喳的吵闹,面对时一个个羞怯扭妮,说不出几句话。
       有时出差,去了很远的地方,夜间在酒店里上网,QQ名单里有个“思念的蝴蝶飞不远”静静地闪动起来——
       “云老师,很晚了耶……”

我们还能做什么?
       现在想来,我对乡村孩子们的印象仅停留在几次支教中与他们的相处。他们淳朴率直,性情天然无雕饰,总是直接地说出他们想说的话,粗放而不加修饰。有一次支教,我和儿子一起来到阳朔。一天在骑自行车的路上,我们遇到了学校的孩子,他看到我们之后,一边打招呼一边骑自行车过来碰撞我们的车。这就是他们的表达方式,不善于与人交流。
这些生活在乡村的孩子,没有受到系统的文化教育,知识面不及城市里的孩子广,逻辑思维和表达能力也相对较弱。但正因为他们生活在美丽的乡村山水之间,才没有被现有的教育制度埋没了灵气与想象力,他们灵动的思维发散性强,在情感上感悟能力也相对较高。所以我们要注意和他们对话的方式,在沟通的时候,尽量形象、生动地去引导他们。
乡村孩子从小生长在一个比较粗野的环境里,习惯了周边人行事表达的粗暴与情绪化,内心经受了打磨,反而没有那么脆弱、敏感,心理承受力较好。但其实他们的自尊心很强,十分在意地位的平等、彼此的尊重。由于他们习惯了不被尊重,所以一旦受到老师的尊重,就会对这位老师产生依赖甚至是崇拜。这些孩子其实更像一张白纸,很容易被影响,如果你关注他,他会给予你更多反馈。
       这些乡村孩子到底需要什么?
       首先是平等与尊重。在孩子的心中有一把衡量的杆秤,你的姿态、语气,关系到他们对你的判断,判断你们之间的地位是否平等,你是否重视他、当他是朋友,你对孩子的态度非常重要。
       其次是带给他们关于做人品质的教育。乡村文化氛围较落后,孩子获取信息的机会较少,没有享受到所谓优质的正规教育,起步比城市的孩子晚。但我认为如何具备做人的品质对孩子来说更重要,城市孩子在这些素质课程上反而没有得到更系统的教育。慧爱的五大主题体系包含独立、责任、沟通、快乐、学习,就是建立在提供孩子培养其成长所必备素质的服务课程基础上的。就像我对儿子的教育,我常常想什么样的教育才是最合适最让人放心的,但如果我的儿子具备了五大主题的要素,我就不会担心他走进社会了。
       支教回来的持续沟通可以让孩子感受到持续的关注和温暖。改变一个人的习惯是很难的,所以我们在面对孩子的时候要做好心理准备,要不断地教育、改善并不断反复,这不是一个短暂的过程。所以持续的沟通很重要,授课时间是很有限的,要充分利用课外的时间,以多种方式与孩子保持联系。像是“星空计划”,我们和孩子就像天上的星星,偶尔交错,但大部分时间都在原来的位置上。只要我们持续地以视频、邮件、短信、微博、好玩的段子去和孩子保持联系,孩子就能感受到我们对他的关注和关心,见识到来自不同环境人的生活点滴,感受到来自这些人的温暖。
       从社会更广阔层面来说,需要更多来自不同领域的志愿者走入乡村。每个人虽然受制于环境因素,但可以在不同领域去为孩子做点事情。孩子从小处于一个粗暴的环境里,如果他们能生活在一个卫生文明的农村环境里,对他们的影响会更深远。所以公益事业不应限于从孩子本身着手,可以从影响孩子的人文环境、他们的父母、老师等方面考虑,毕竟改变他们的父母,改变一个老师,对这些孩子的影响更大,也能够影响更多的孩子。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CopyRightR2010-2012 wiselove.org All Rights 版权所有:慧爱公益教育       Desgin by colors8卡路斯恩设计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