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新闻动态 > 媒体关注 > 【南方都市报】被NGO改变的外来工子女

【南方都市报】体验 融入 释放 被NGO改变的外来工子女

     发布日期:2011/7/11  作者/来源:南方都市报  
原文链接:
http://gcontent.oeeee.com/e/ff/effc299a1addb07e/Blog/665/b46c23.html
 
摘要:至今,桂城已落户8个NGO,成为佛山最多NGO的镇街。但就在这些NGO正在改变一些群体的生活之际,桂城的“关爱桂城”计划也面临一些瓶颈:NG O注册的政策问题、NG O服务面的窄化、以及后续资金的支持等。
        今年起,“社会管理机制创新”的呼声从上至下发轫,搅热了国内的政治公共生活。(南方都市报 
 www.nddaily.com 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 南都网)
        而在一些地方爆发群体性事件之后,官方更强调加强社会管理创新的重要性。
        6月份,广东省委书记汪洋曾表示,“加强社会建设是广东当务之急。”而广东省委、省政府也将于近期出台《关于加强社会建设的决定》。
        而7月份,汪洋跟网友网聊的时候提出,要培育发展社会组织的力度,使社会组织强大起来,尤其是慈善类、公益类、服务类的组织。
实际上,关于社会基层管理机制的创新,以及社会组织的培育,基层早已有之,南海区桂城街道即推出了“关爱桂城”建设计划,并主动引入NG O,协助其挂靠注册。
        至今,桂城已落户8个NGO,成为佛山最多NGO的镇街。
但就在这些NGO正在改变一些群体的生活之际,桂城的“关爱桂城”计划也面临一些瓶颈:NG O注册的政策问题、NG O服务面的窄化、以及后续资金的支持等。
        而基层的一些官员们相信,用平视的态度去了解市民的需求,必能造就有生命力的社会管理创
新。
         一台笔记本电脑里,正播放一段视频:一个黑人蹲下来,问小宝“w hy do you dance?”
        一个男孩从电脑跟前起身,边往外走,边轻声说出答案:“因为我喜欢M ichael(美国音乐巨星迈尔克·杰克逊)”。
        一个星期后,他和他的伙伴们,桂城平洲博雅学校6年级的7个男孩子,都将是舞台上的M ichael,那将是他们的show tim e。
融入的排练
        6月30日,义工和170个外来工孩子迎来本学期的汇报表演“桂城金牌导游图案大比拼”。作为桂城“关爱基金”资助的外来工子弟融入项目,这是一场party,一场总结,也是一场告别。
        桂城街道是南海的首善之区,城市化程度很高,广佛地铁在南海境内的6个站均在桂城。这里还有让桂城人骄傲的千灯湖片区,两个月前,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和省长黄华华曾到此考察广东金融高新区。
        2010年,桂城地区生产总值287亿元,税收62.06亿元,重要经济指标位列佛山各镇街前列。而这个街道的另一个现实是,常住人口约60万,户籍人口只有21万人,约40万人为外来人口,这种情况在外来工大省广东非常普遍。
        外来工带来了劳动力、技术,还有他们的孩子。桂城现有两个外来工子弟学校,平洲博雅外来工子弟学校就是其中一所。它位于平洲影剧院斜对面的小巷里,摩托车时常呼啸而过。
 
        6月21日,平洲博雅学校的一个小教室里,慧爱公益教育机构的3名义工正在备课,多是女生,备课内容是:街舞。6月30日,义工和170个外来工孩子迎来本学期的汇报表演“桂城金牌导游图案大比拼”。作为桂城“关爱基金”资助的外来工子弟融入项目,这是一场party,一场总结,也是一场告别。
        21日上午,来自河南的小强跟其他几个男孩一起,拥在了义工们的电脑前。“冬冬老师”正在让他们排练街舞,这些6年级男生对老师很尊敬,尽管他们个头都比这位26岁的年轻女孩——— 姚冬玲的个头要高。
       视频里正在放着街舞集锦。首先是黑人教小孩跳舞。“不要不要,太快了!”男孩们嚷起来。一个小胖子提议,“我们能不能跳机械舞啊?”同伴回了一句,“你能跳得了吗?”过了一会,孩子们又被一个穿黑衬衣、白袜子、戴着圆领帽的年轻人吸引了,他踮起脚尖,压低帽子,很酷。
        姚冬玲叹了口气:“你们学不了这个,难度太大了,这是模仿的迈尔克·杰克逊”。最后大家决定选择一个最简单的小女孩跳的街舞。
男孩们兴奋地冲出了教室,来到走廊。7个人,站成两排,静默。他们都没跳过街舞,就好像在黑暗中静默,接受歌迷狂呼的迈克尔·杰克逊。
 
慧爱的选择
         慧爱就是桂城去年6月从广州引进的NGO机构,做教育出身,有丰富的山区助学和留守儿童助学经验。他们在桂城调研后,决定做外来工子弟融入项目。姚冬玲分析孩子们喜欢慧爱的原因是:“他们在这里感受到被爱和被关注。”
        他们很快就会发现,他们不是杰克逊。
        “开始!”姚冬玲打了一个响指,笔记本电脑放起了音乐。每个人却像关节失修的木头人,嘴巴怯怯张着,眼神羞涩,手脚却难以挪动丝毫。
        姚冬玲手把手教着,右手向外伸展,左脚翘起向外打开。但男孩们却难以跟上她的节奏。大约“手舞足蹈”了半分钟后,有人提议,“老师,这个很难,我们再换一个吧!”其他男孩也附和。
        姚冬玲站在他们跟前,叉起了腰:“每个决定都是你们做出的,希望能够遵守自己的承诺,我们排练的时间不多了。”
慧爱公益教育机构的宗旨是,希望教给孩子们独立、责任、学习、沟通、快乐等,它会更多地给孩子们决议的民主,不管孩子们多么幼稚。一旦做出决定,就要懂得遵守。
        男孩们最终选择维持原来计划。
        当天中午,慧爱的教室里成为孩子们的天堂,闹翻了天。男孩们过来听电脑上的《男儿当自强》并大声合唱。女孩们则过来跟老师们唠嗑,还有女孩摔出一根雪糕在桌子上:“冬冬老师,你吃!”
 
         这些孩子跟城里的孩子几乎没什么不一样,但又有一些不一样。
教室里有一棵纸制的许愿树,上面挂着很多心形卡片,那都是孩子们许的愿。一个叫小青的女孩子许的愿是:“考上大学,让爸妈过上好日子。”
        孩子们对慧爱老师的迷恋甚至有点过分,有些孩子愿意翘课来上慧爱的课程——— 做游戏,比如集体合作拼起鱼的图片,又比如,在一张卡片上写下自己的个性、爱好。
        当然,翘课的孩子总会被姚冬玲赶回去。
        有个男孩子不久前随父母回到了四川,他数学成绩不太好,一般只有60分,姚冬玲跟他约定,一定要多考5分。但多数情况下,离开这里,就意味着失去联系。
        大约一个月前,她接到了孩子的电话:“冬冬老师,我做到了,我数学考了85分!”姚冬玲的鼻子酸了。
        她自己分析孩子们喜欢慧爱的原因是:“他们在这里感受到被爱和被关注。”
       这也是为什么桂城街道选择慧爱的原因。
       为了推广“关爱桂城”理念,桂城街道办在2009年6月18日设立了“关爱桂城”基金,首期启动资金100万,并纳入每年财政预算,保证基金持续运作。截至2011年1月,“关爱基金”已累计拨出项目资助金额达3678637元,专用于扶持本土社会服务团体开展项目及N G O机构发展。
 
        慧爱就是桂城于去年6月从广州引进的N GO机构。关爱桂城督导委员会秘书处副主任余海生说,他们引进的N GO都是经过圈内人士介绍、运作经验丰富,并能满足桂城实际需要的N GO。
        慧爱是做教育出身,有丰富的山区助学和留守儿童助学经验,他们在桂城调研后,决定做“外来工子弟融入”项目,希望能通过体验式的教育,让外来工孩子们性格完善,并能融入城市生活。
        慧爱就这样来到桂城,闯入了小强们的世界。
基层的萌动
        早在2010年3月,佛山首个镇街N G O扬帆社会工作服务中心落户桂城,随后佛山星儿特殊教育等多个公益类N G O相继落户桂城,其服务面包括爱心种植、社区长者、专业社工、自闭症儿童、农村信访等,慧爱是唯一做外来工族群项目的机构。
        慧爱不是唯一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早在2010年3月,佛山首个镇街N GO扬帆社会工作服务中心落户桂城,随后,还有佛山星儿特殊教育、桂城中区爱心农场俱乐部、南海区启创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南海区博睿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等多个公益类N GO落户桂城,其服务面包括爱心种植、社区长者、专业社工、自闭症儿童、农村信访等,慧爱是其中唯一一个做外来工族群项目的机构。至今,桂城已有8家N G O,成为佛山N G O最多的镇街。
         慧爱课程孩子们的表演在6月30日上演了。
 
         这170个孩子共3个班,1个班来自6年级,2个班来自5年级。他们表演的节目是,在教室内介绍佛山某个知名景点,再穿插文艺表演。
         对没有选择户外出游介绍景点的原因,姚冬玲双手一摊:“经费和安全问题。”但这并不妨碍孩子们热情高潮,想象力肆无忌惮:街舞、话剧、武术、魔术。
        余海生在下午1点的时候准时出现在了教室。这个34岁的年轻官员是“关爱桂城”计划主要的策划者和推动者,这不是他第一次观看慧爱的汇报演出了。
去年年底,慧爱就组织了新年音乐会演出。孩子们的乐器很简陋:用不同大小的米分别装在矿泉水瓶里,敲击时能发出不同的声音,孩子们就这样手持简易的“沙锤”,唱起了《虫儿飞》:“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相随,虫儿飞,虫儿飞,你在思念谁?”
“那一刻,我想哭。”这名官员回忆。
        一个孩子模仿了春晚撕报纸的魔术。这个孩子缓慢地、小心翼翼地把报纸撕碎,迎风一抖,一张完整的报纸出现了。“哇!”场下孩子全都大声喝彩。但是微风暴露了魔术的秘密:一个道具铁圈正吸附在报纸后,里面都是刚才撕碎的报纸。“作弊!”台下孩子大喊。
       余海生哈哈大笑。
      他也会玩魔术。不过这个“魔术”是在他喜欢的社会管理领域:“关爱桂城”项目,其背后直指社会管理机制创新。
      今年年初,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专题班以“社会管理创新”为主题,随后,关于“社会管理创新”的议案提案在全国两会上被高度聚焦,“社会管理创新”成为今年国内政治公共生活的一个热门词汇。(南方都市报 
 www.nddaily.com 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 南都网)
 
      5月初,南海发布了《南海区关于加强和创新基层社会管理工作(征求意见稿)》,提出理顺基层各组织的关系,创新政府服务机制。
6月20日,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召开座谈会,听取制定出台《中共广东省委、省政府关于加强社会建设的决定》的意见建议。他当时强调,“加强社会建设是广东当务之急。”而广东省委、省政府近期将出台《关于加强社会建设的决定》,该决定将于省委十届九次全会上审议通过。
      不过,在余海生看来,这些事情,“在基层早就开始实践了。”
NGO的引入
       2010年3月,桂城审议通过”培育公益团队,团聚民间力量“的年度工作计划,首次明确提出了要培育公益团队,加大N GO的引进力度。当年6月份,桂城提出,可以让N G O挂靠桂城街道发展。
      2009年6月18日,“关爱桂城”建设正式启动。余海生毫不讳言最早的目的“是为了打造和谐社会。”
每一年总会有一些新的政治词汇被制造出来,而事实往往证明,最有生命力的,正是民众最需要的。
      在快速城市化的桂城,官员们发现了城市化带来的后果,土地利益等造成了对农村社区的巨大冲击,而城市里因外来人口增多等,诉求益发多样。另外,市民的公民意识萌生,普遍有参与社会建设的热情。桂城农村已有一些涉及维稳的事情发生。(南方都市报 
 www.nddaily.com 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 南都网)
余海生还举了一个例子,“假如是政府拆迁,发给了合理的赔偿金,是否只发钱就完事了呢?是否应该引导农民如何融入城市生活?这也是我们政府在软管理上还有欠缺的地方。”
 
       在考察了香港与新加坡等地城市经验后,他们决定仿照香港社工的经验,来建立一套制度和机构,践行“小政府,大社会”理念,引入专业的社工服务,创新社会管理方式,加强软环境的管理,以此作为构建和谐社会的着力点,“这就是关爱桂城的由来”余海生说。
      “学习香港多一些,是因为香港文化跟我们接近,同时其社工事业在世界上处于领先地位。”他解释。
      2009年6月18日,“关爱桂城”建设正式启动,同时成立了“关爱基金”,首期注资100万。当年年底,桂城首批向社会招募的专职社工上岗。
      而桂城的系列举措中,最引人瞩目的无疑是对N GO的培育。
      2010年3月,桂城审议通过“培育公益团队,团聚民间力量”的年度工作计划,首次明确提出了要培育公益团队,加大N G O的引进力度。当年6月,桂城提出,可以让N G O挂靠桂城街道发展,这在当时的N G O界广受欢迎。
      彼时国内N G O普遍注册难,因为根据相关法律需找一个主管单位挂靠,但许多单位尤其政府部门怕担责,不愿当“婆家”,桂城此举无疑抛出了橄榄枝,广州番禺打工族服务部总干事曾飞洋就说,桂城此举为省内首创,是给予N GO发展极大支持。
      随后,桂城官方开始亲力亲为,为N GO落户桂城奔走。慧爱公益教育的负责人胡嘉说,“注册不用我们操心,基本上全是桂城帮忙去搞定。”
除去注册,“关爱基金”的扶持力度也让N G O们趋之若鹜,慧爱去年和今年共获得50万元资助,启创社会工作服务中心更是获得了100万的资助。
 
       同时,桂城还出台相应管理办法监管,分期拨款和评估,一旦评估没有通过,将不予拨款,违法者还将追究法律责任。他们还引入了香港社工机构,对N GO进行督导和评估。
       至今,桂城已经有专业社工73人,8个N GO落户。
       7月4日,汪洋答网友网聊的时候提出,要培育发展社会组织的力度,使社会组织强大起来,尤其是慈善类、公益类、服务类的组织。
      “这是大势所趋。”余海生说。
      艰难的推进
       余海生始终对自己正在推进的事情很有信心,这个喜欢看南怀瑾,穿levis514仔裤的年轻官员说,“理念第一,从平视的角度,知道市民的需求,才能造就最有生命力的东西”。
       小强和他的同学们上台表演了。他们手上戴着荧光戒指,动作还算整齐划一。
       在跳舞的7个好朋友里,小强是唯一一个确定将要离校的人,他很伤感,这将是他第3次更换学校——— 而他已更换过10个学校的朋友对此表示并不在意。
       他希望将来能够考上北大。而事实上,教育资源正越来越向城市里集中,未来对他而言,充满未知。他说:“我这辈子都忘不了慧爱。这个世界要是没有这些好人,将会变成什么样子啊!”
       孩子们的show tim e结束了,而余海生的show tim e刚开始。
 
       7月7日深夜,他在微博上留言:“失眠了”。因为第二天将是他的“大考”,南海区委书记将会和省委厅级巡视员来考察他倾力打造的佛山首个公益综合体——— 关爱桂城创益中心。让他失眠的事情其实还有更多:N GO注册难、服务范围窄、以及后续的资金问题。
      桂城社工中心负责帮N G O注册的王女士说,现行N GO发展仍然受很多掣肘,现在桂城虽然力推N GO,但是还需要区和市的进一步政策支持。
      慧爱花了她3个月时间才注册完毕。起初,慧爱公益教育机构本要以本名注册,但这就要到教育局去审批,但教育局审批是对培训机构,要求有固定场地、消防措施等,而慧爱只是一个志愿者团体,并无固定场所,此路显然不通。
       随后,慧爱试图更名为慧爱志愿者协会以社会团体身份注册。但又有了新障碍:社会团体不能有字号。于是桂城方面跟南海团委沟通,找南海团委做主管单位,对方表示支持,慧爱遂改名为南海区桂城关爱青少年协会,终以社会团体身份注册成功。
       王女士说,团委非常支持,这已经是破了团委的先例,不过对方也坚持要把“桂城”两个字加在里面。
       实际上,南海在去年已特地出台了《南海区民政局关于社区社会组织登记管理的暂行办法》,为桂城N GO注册开了方便之门。这让一些N G O可以社区民办非企业的身份,挂靠在桂城街道下注册。但这会导致这些N GO只能服务于该社区,服务范围变窄,桂城中区爱心农场俱乐部即属于此类,只能服务于三山中区村。
对此,余海生只能寄望于创益中心里的N G O孵化基地培育出更多的N G O,以及上级出台相应政策,加大对此的扶持力度。
 
       而此前,“关爱桂城”建设都以政府投入为主,后续的资金问题如何解决?他就以创益中心为例解释,可引入社会企业,以其盈利返还投入;或开办暑期班,收取一定费用;或对公民精英沙龙实行会员制,收取费用;还可以引进一些其他资金支持。
       但关爱创益中心只有一个,余海生显然还需要更多的解决办法。
       而最近的一个烦恼是,去年开始,广东地税部门突然取消了社会团体的发票,这给“关爱基金”拨款给慧爱这种以社会团体注册的N G O,造成了一定障碍。余海生不得不召开部门协调会,利用基金管理办法等制度来解决这个问题,
      不过,余海生始终对自己正在推进的事情很有信心,这个喜欢看南怀瑾,穿levis514仔裤的年轻官员说,“理念第一,从平视的角度,知道市民的需求,才能造就最有生命力的东西”。
      关爱桂城2周年大事记(南方都市报 
 www.nddaily.com 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 南都网)
2009年6月18日
“关爱桂城”建设正式启动,设立“关爱桂城”基金,首期启动资金100万,并纳入每年财政预算。
2010年3月
佛山首个镇街N G O扬帆社会工作服务中心落户桂城。
2010年5月26日
“关爱基金”年度社会服务项目购买评审会启动,共拨出资助金额631060元。
 
2010年10月10日
“关爱桂城”建设督导委员会与香港社工协会及广州启创社会工作中心签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协议。次日,公布《桂城街道“关爱基金”资助项目管理办法(试行)》。
2011年1月
“关爱基金”年度社会服务项目购买评审会启动,共拨资助金2153277元。
2011年6月18日至19日
以“城市发展和社会工作”为主题举办首届珠三角社工大聚会。
7月7日
佛山首个综合公益体桂城关爱创益中心试运营。
08-09版
采写/摄影:
南都记者 黎诚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CopyRightR2010-2012 wiselove.org All Rights 版权所有:慧爱公益教育       Desgin by colors8卡路斯恩设计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