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爱课堂
慧言堂 > 慧言堂:2012年,重新出发
2012年,重新出发
——我的慧爱成长之路

慧爱公益教育社工  李晓雪

 
  “从体制内高校走到体制外公益NGO,你的感受是什么?”这是这段时间围绕在我身边的各种疑问?冲破体制的职业选择变成了亲友圈子的“热门话题”,可于我而言,在经过多年的自我纠结之后,我知道自己在朝着内心踏实、坚定的方向勇敢前进,这一切只关乎自己的内心,当然更重要的是这关乎慧爱。
  和慧爱初相识是在2010年的暑假,我在去往四川藏区的路上。每隔一段时间,我都会去一趟藏区,只为心里自以为的纯粹,更重要的是羡慕信仰能带给人的沉静和释然。在候机大厅,我接到社工冬冬的电话,是大学同学介绍说有个前同事在做公益机构,需要教育方面的支持,就这么联系相约回广州后去办公室见面。至今仍怀念慧爱当初在珠江新城的办公室,温馨体贴,更像小家。我承认那个小窝和小窝里的人是当初吸引我的很重要因素。对于我这么慢热和旁观姿态的人来说,第一次的相见应该用匆匆来形容,匆匆参加和打招呼,匆匆了解,匆匆离开,以至于冬冬现在想起来都不记得那天我有出现过。有什么办法呢,这本来就是当时的我,小心防备,冷眼观望,见人说话,发现气场不对立马闪开,绝不浪费多一丝时间和感情。而吸引我再次走进慧爱的是嘉嘉关于慧爱五大教育主题的阐述,那在我看来是经过教育实践和深思熟虑之后的沉淀,而回想起大学时代的“失败”义教经验,我隐隐感到也许这是我一直寻找的问题答案。
  大学时代,我是一个“理想主义”的所谓文艺女青年,我被“方向引领一生”的口号击中,一厢情愿地投入到“改变命运”的“伟大”义教中。在我看来,我深刻地认同晏阳初的命题,一切问题的解决是要在人的身上下功夫,我相信教育才是真正解决人的问题最有效的手段。这也是深受填鸭式教育桎梏的我在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感到最痛苦的原因,那就是教育对一个人的影响是决定性的,它决定了你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是否有独立的人格,是否有爱的能力,是否有着悲悯宽容的情怀,是否能有对他人、对社会的关怀和责任。直到现在,我还在跟那些被填埋在我骨子里的“余毒”做斗争,时刻在寻找自我救赎的方法。所以当年的“方向引领一生”这句口号如此的吸引我,是我发现我想去做些事情,想要让乡村的孩子们能够寻找另一种生活的可能,而不是像我一样被安排被选择。可是那时的我连自己都帮不到,又有什么力量去帮助那个深陷在山村的孩子?那个女孩的话让我地震山摇,我对自己的所有做法产生了深刻的怀疑:老师,你们不来的时候我什么都不知道,大家都是这样的。可是你们来了告诉我生活是那样的,可是我发现我完全没有办法,我更绝望了。这句话曾将我从山巅狠狠地推入谷底。当然如今看来,这也许是要做“鸡蛋碰石头”的事情的时候都会经历的一个坎儿。
  对公益、对教育、对自己的观念变化就在和慧爱伙伴们一起践行的两年多的过程中产生了。想想这几年曾接触的两种不同类型的乡村孩子,从阳朔的乡村留守儿童,到随父母打工离家的随迁孩子,你会发现他们是如此不同,却又如此相同。不同的是留守儿童更为内向、害羞,骨子里依旧有乡村的质朴和感性,而随迁的孩子则往往有着厚厚的内心壁垒,随父母到处迁移会让他们有着很强烈的不安全感,他们会更“世故”,因为要不停地适应不同的人、不同的环境。而相同的是这些都是一群“少爱”的孩子,他们缺少父母最直接和贴身的关注关怀,父母因为生活的压力无暇顾及或者是无能为力孩子的成长。所以只要稍微有人愿意去聆听他们的声音、关心他们,这些单纯的孩子都会对你投以极大的情感依赖。对比在高校工作的几年,当我要面对各种心理不适、心理障碍甚至精神疾病的学生时,探寻他们的发病机制和原因,回溯这些学生的成长之路,我深刻地意识一个人的童年、青少年时期的家庭教育环境会决定了一个人的一生!想一想,我们有太多的事情可以去做,需要去做,可是真正学教育出身的教育工作者都在做些什么呢?有多少在做实际有益的工作呢?有多少精力投入在评职称、拉票、升官发财上去了啊?在满腹牢骚的时候,为什么我竟然没有勇气去摆脱这一切呢?总要有人开始去做的,也许这些力量微不足道,也许只是所谓“知识份子”的自我救赎,也许是精英意识的自我优越感。可是,当真的去做了实实在在的事儿,想到我曾面对的孩子们一点点与人交往的勇气、表达的改善、开始对自己生活的思考,这一点点改变让我相信我们做的事儿是有意义的。用云亮老师的话说,也许这个孩子以后可能会去当小偷做坏事,可如果当他在伸手的那一刻想到当年曾经有个老师跟他说要善良和诚实、做个正直的人,在那一刻他缩回了自己的手,这也许就是我们做的事情的意义。
  更重要的变化是我们在用课程的内容对自己的生活进行审视。如今细想,我走出来的勇气并不是来自于要脱离体制的决绝,而更多出于我要自己摆脱鸵鸟心态的决心,这来源于在慧爱两年的义工生活中,慧爱的课程以及慧爱家人们所带给我潜移默化的变化。《生命的智慧》、《你听懂了吗?》、《说说你的心里话》,在和孩子们一起成长过程中,我们每个人也通过这些课程认识自己、反思自己,试图用这些方法改善调整自己的生活,并深刻地体会到教育对一个人的塑造力量。我试着用沟通的课程手段来和自己和解,来和自己的生活和解,我试着发现倾听和理解的力量,用换位思考的角度体谅别人和宽慰自己,当我看待世界的眼光发生变化,其实我的生活也就发生了变化。第一次从阳朔义教回来,娟姐、林姐、文子和我们几个义工都像打了鸡血似的在这种最直接和深刻的或挫折或收获的感悟中体会到教育的力量,每次回想起来都会开玩笑地说是从阳朔开始我们走上了慧爱的“不归路”。
  我相信愿意选择做公益教育或者任何慈善公益志愿者工作的人身上,是有一种共同的特质的:充满着理想主义的浪漫情怀,对人生的理想价值有着“清高”的执着。而能沉浸进去做下去的人都有着从对现实不满的愤青,到成为积极寻求支持和解决方法的行动者,当然这过程中一定会充满着各种放弃和纠结,伴随着许多矛盾和焦虑,而真正能坚持下来的人一定是有着崇高信仰、有着来源于内心强大驱动力、真正的自我的主人。我只是非常“天真”地相信,我就这样摸爬滚打的过程中在向着那不知名的未来前进。尽管在过程中,我越发体悟到生活生命的多变不可控等等人之渺小,却也开始学会在长河中打碎自己厚重的盔甲听听内心的声音,尽管这一自我成长之路仍十分漫长而充满蜕皮的疼痛,可我知道那也许是我化茧成蝶的旅途。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CopyRightR2010-2012 wiselove.org All Rights 版权所有:慧爱公益教育       Desgin by colors8卡路斯恩设计事务所